尧章君

燃犀烟引。

[信邦]雪睫

很短很短很短的段子。

最近考后复健,真正意义上的发粮还要等一阵子TUT,这个段子本来是一个车梗,激情不够,成了清水段子,有缘再写。



  帐外风雪绵密,砂砾交错,可风雪中的凛冽恰是醒骨,韩信掀开军帐,却只剩绵密的暖意和惑人的灯火,昏黄中衬映那人细长眉眼,却是更叫人头脑昏沉。


  那人眉眼含笑,软声叫他将军,声音摩挲而细致,带着一种悠扬的韵味。

  他很喜欢这样子。

 

  虽然是统领之帐,可军旅中固有温饱便已是万幸,也就并无烫好的酒淌过他肺腑,带来沉沉的醉意,他翻开羊皮书卷,凑近案几缓声开口,却在看到那人灯下眼里的水光,没由来多了半分醉意,紫发君主抬眼望他,展眉轻笑。

 

  “将军。”

 

 

  刘邦什么都知道。

  他喜欢嫩的,更喜欢嫩的有滋有味的,他喜欢韩信笔挺的眉和衣料下饱满却不显露的肌肉,像任何时刻都会勃发,像任何时候都有锐气。

  他默许一切,亦索取一切。

  

 

  营垒高筑,有人报捷,刘邦自壁上向下观望,那将军的马缓缓踱步,似是前行,而后倒退,踟蹰一阵,红发将军勒住缰绳长拉,停了马步,抬头向上望,却是正好对上了一对紫眸。

 

  风雪染了他艳色眉睫,把那身影拟成一道斑驳的朱砂,渐消成君主心里的无双。

 

 



(诚邀美丽韩信和我这个不成器的刘邦对戏恋爱嘤嘤嘤啊——)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