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孤寡老邦。
这个世界上没有吃右邦的韩信,没有。
暴风雨哭泣。

[信邦]于彼端相望

*刘邦中心

*这真的是糖,别被开头骗了TUT

*未抓虫,可能有错字

 

正因为当时一无所有,所以才觉得今后自己可以去拥有一切。

当你真正拥有一些东西的时候,才发现天下太大,你的胸怀太小。

清风流水小情歌,白发苍苍的君主入梦前,恍惚看见两个新兵蛋子在树下看着月亮,悄悄打了个啵儿。

 

他是汉高祖,他其实没斩过白蛇,他也是他爹亲生的,他喝酒确实不给钱,但也会被酒铺老板娘追着讨债。

但他真的遇到过很多人。

他确实遇到过张良,确实遇到过韩信,确实揪过萧何的辫子,也确实和项羽喝过酒。

他遇到他们,然后一步一步,把一生写成遗憾。

这一生的故事,千百年随长风传唱,悠悠抚过枯黄的大地,等来年的草肥水美,换今生的你我亏欠。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还债的故事。

 

 

 

韩信,五岁,爹是机关干部妈是幼儿园老师,家庭美满幸福,他自己也活蹦乱跳,幼儿园大班跳着跳着能把身高跳成一米二七,在一堆一米二以下挣扎的小豆丁中可谓是跳跳虎立于粉色横条的猪猪群里,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前途不可估量啊。

 

是的,遇到刘邦和张良之前他是跳跳虎,遇到他俩之后,准确来说遇到刘邦之后,他是傻大个。

 

“哎说你呢,穿奥特曼T恤的那个,我要吃你汤里的鹌鹑蛋。”

 

韩信想了想,自己正好不爱吃鹌鹑蛋,所以大大方方把自己碗里三个鹌鹑蛋全用小勺舀给了在脑袋后扎着紫色小辫子的男孩,颇有酒桌上其父掏腰包买单的势头,然后韩信就看着刘邦眼睛都亮了,闪着潺潺的水光,彷佛卷走夜空所有的星星。

 

他真可爱。

 

他看着男孩拉来另一个苍白色头发的安静小孩,把碗里四个鹌鹑蛋分成两份,舀了两个给他,又回头瞅着他,犹豫了一下,想还给韩信一个,韩信用力摇摇头。

 

男孩笑眯眯的把碗里的鱼丸分了一个给他。

 

“我叫刘邦,他叫张良,你是不是也喜欢迪迦奥特曼——”

 

“我叫韩信,这个其实是我妈买的啦,我喜欢孙悟空。”

 

看着男孩顿时变得索然无味的表情,他挠挠身后的大马尾,头回觉得自己土土的,但是他真的很喜欢孙悟空,挥着棒子别提多帅了,要是那根金箍棒的顶再尖点就好了,还可以戳来戳去地刺刺人。

 

“我以后带你看奥特曼,特别酷。”

 

韩信听到这个又开始蹦蹦跳跳,开心得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看到奥特曼的时候他觉得索然无味,没有金箍棒,不能戳人,作出举手发言的动作射道光就万事如意了,好没劲的,可刘邦觉得这样巨帅,他想了想,这几天他座位正对着刘邦,所以幼儿园老师提问的时候他都狂举手,就算被点名起来后那些题他根本不会答。

 

在你眼里,我有没有一点帅嘞。

 

韩信想了想,翻出了压箱底的连环画,他每晚睡觉前都要缠着妈妈带他看,他想刘邦一定会喜欢,得意洋洋地拿着连环画到幼儿园丢给刘邦,顺便把故意剩的半根奶油冰棍塞到了刘邦嘴巴里,刘邦含着冰棍,眼睛都亮了。

 

被冰棍给甜的,不是期待看书才亮起来的。

 

可韩信哪知道,嘁。

 

刘邦根本没看那连环画,扔在家里,每天晚上拿着奥特曼的玩具召唤棒蹦来蹦去,让他爸气得抢过那召唤棒敲着头让崽子睡觉。

 

韩信不知道啊,天天盼,盼着刘邦看完蹦跶到他面前大叫一声“孙悟空好帅”,然后兴致勃勃和他谈天说地,从老鼠精说到白骨精,从白骨精叫到玉兔精,反正都是精,说哪个都没差。

 

那天天气很晴朗,刘邦自己买了根奶油冰棍,他吃得慢,嘀嗒得满身都是,他不在意,张良过来拍拍他的肩,手上沾了点奶油,正要皱眉,刘邦火急火燎地随手扯过身边连环画的一页,麻溜地给他擦了擦,附赠一枚欠扁的笑,张良想了想,也就没骂他。

 

连环画是韩信的《西游记》,韩信拿着一瓶妈妈给他买好的波子汽水,兴高采烈地跳进教室想和他们两个平分,正好在他们身后。

 

汽水瓶轱辘轱辘地滚到刘邦脚边,刘邦侧过头,看到韩信的眼,失望、愤怒、委屈,眼泪不停从那带着雾气的红瞳里聚集成珠,啪嗒啪嗒坠到地上。

 

“刘邦你大笨蛋!”

 

转头再也没理过刘邦。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有过这样的场景,在一个闪着昏暗灯火的殿内,有人骂过他笨蛋,也是这样的,失望、愤怒、委屈。

 

和希冀。

希冀着下一刻他的哄慰和道歉,希冀着他回头,再去摸摸那个人的眉眼,抹去他的泪水。

 

韩信已经一个星期没和刘邦说过话了,他仍旧每天中午喝汤的时候把碗里的鹌鹑蛋剩下来,一口没动,却也不叫刘邦过来趁热舀走,自顾自地吃完后就去午休室抱着被子里睡觉了。刘邦吸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悄悄从床上爬下去,到了韩信的座位前,趁着阿姨还没有收拾餐具的时候,用勺子舀起那剩下的鹌鹑蛋,一颗颗吃完。

 

又凉又硬,不好吃。

 

后来,刘邦知道项羽也有一套西游记的连环画,拿着奥特曼召唤器风风火火过去和项羽换,人项羽谁啊,幼儿园大班老虎组组长,你说换就换啊?刘邦急了,就和项羽打架了,张良站在一边面无表情,不时指着项羽身上哪哪儿让刘邦瞅准了打,虞姬小姑娘躲在张良身后,最后看不下去了,让表哥叫刘邦打轻点。

 

鼻青脸肿的刘邦抱着热气腾腾(……)的西游记奔到了韩信的午休小床那里,笑眯眯地递上去,然后被代班老师武则天揪着耳朵怼在外面罚站,过了会儿庄周老师过来替班,揉着刘邦的头叫他和项羽道歉,然后领着他到自己的小床边。

 

刘邦掀开被子,韩信悄悄趴在他的被子里,抱着书。

 

他开心地钻到被子里,韩信努力地搂过他,小声地给他讲着大圣的故事,被子里是他奶声奶气的声音,混着翻书声,很温柔,很温柔,如诗般漫长而温柔。

 

刘邦睡着了,韩信凑过去亲亲他额头上的肿包,笑眯眯地也睡着了。

 

千年前楚国千里疆土,今生换作幼儿时期的一本《西游记》。

千年前天下海清河宴,今生换作青年时期青涩的第一次接吻。

千年前殿内竹木刺骨的一个个血洞,今生换作跪于父母门前的一个雪夜,而后,一生作陪。

 

用余生,还你时光洪流里遗憾,把它们续写成温柔的诗篇,在世界的一角,沉默地,悠长地,蔓延至你我骨血。

 

天地太大,你我渺小,满心满眼,只装得下一个彼此。

 

有些债,用一生偿还,在生命河流里,于彼端相望。

缱绻过万千江山。

——————————————————————

惯例碎碎念。

想磨君主皮orz。

……我放弃打游戏,因为我不想祸害人,很久以前,我刚进王者,用庄周,创下了mvp 0.7 的历史。

你们的评论,是我开坑的动力——!用评论砸死我吧——!

瘫。

评论(14)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