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信邦]吻痛入骨

*设定挪用山景王四《雨露有信》的天君地君雨露客的设定,是古风ABO。

天君→ Alpha  地君→Beta  雨露客→Omega

*=L=说实话我觉得OOC了,未抓虫,可能有错字。

*“爱使人平等。”

韩将军从战场上带回一个漂亮的雨露客。

 

听到这话的刘邦脸色很难看,他看着军帐里横枪俯身的红发将军,背后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身姿细瘦却有着柔软白皙的肌肤,面庞憔悴却有着流转的眼,彷佛从那双眼里,就可以望见她日后的明媚动人。

 

刘邦看着那女孩躲在韩信身后,抓着他的衣角,连怯懦害怕的样子都能用楚楚动人来形容,他张了张嘴,却觉得嗓子沙哑,说不出话,挥了挥手让韩信把她带下去安顿。

 

男人到了最后,身边最好的朋友就是酒和刀剑。

 

刘邦奉信这点,他最早杀人的时候是十五岁,用一把卷了刃的小刀,狼狈又颤抖着割开那个人的喉咙。

 

他从小就活得很狼狈,长大了也是。

 

他是个地君,地君是多而频繁的存在,他们有健康柔韧的身体,却没有天君的孔武,他们有细化柔和的眉眼,却没有雨露客的明眸皓齿,眼波流转,他们是平凡的存在,平凡到随处可见,令人不以为然,强大的天君喜好美丽柔软的雨露客,漂亮优雅的雨露客喜好能给予他们可靠庇护的天君,地君是种被排斥的存在,他们与同类生活而朝夕生情,理性而自由的生活,未尝不是一种好事。

 

可对于刘邦来说,这是件抹不掉的坏事。从他被毫不在意地虐待而迫不得已杀人时,从酒宴相对,项羽用深蓝的眼眸含着嗤笑望他时。

 

“刘老弟原来是地君。”

 

身在帝王之路,他痛恨平凡,可有些东西是天赋,他无法抉择。

 

就像他喜欢韩信,如果他是足够强大的天君,抑或是真的能够艳动四方,使天君拜倒的雨露客,他就有足够的自信去表白心意,可是他是地君,他骨子里就有化不开的自卑,缘于他自己。

 

所以看到那个雨露客的时候,刘邦知道自己没机会,英雄救美,古来佳话,眉来眼去以身相许都是套路,慢慢来,天生的契合和天造的巧遇,美得很美得很,他自己简直就想边翻白眼边给他们两个拍手叫好。

 

他缩在军帐的角落里,心里不是滋味,咬着手指,委委屈屈。

“我无法给他一个优秀的,不平凡的我。”

 

“我甚至无法做到成为一个优秀的,不平凡的君主,我没有计策,没有谋略,没有点兵常胜的魄力。”

 

刘邦想起曾经看过的韩信策马长立的身影,暮色里拉出一道长而笔直的影,那影子彷佛拌着红色,混在一起浓成血色,绵延成一抹朱砂,扎到他心里。

 

世人都爱才华,他也爱,所以他喜欢韩信,可是喜欢才华的人没有才华。

 

所以他选择去当懦夫。

 

和韩信出兵的时候有只弓箭射来,他明明怕疼到死,偏偏还是扑过去牢牢实实地帮他挡住了那只箭。

 

替他的暗恋对象挡箭,心里甜甜的呢哎嘿★——!

 

才怪啊妈的疼疼疼疼疼死他那素未谋面的爹娘了。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侧腹,濡湿的红色里面混着黑,看来是淬过毒的,吾命休矣四个字在他的脑袋里如同走马灯一样划过,蔓延至小腹的坠痛感让他的眼睛模模糊糊蒙上一层水雾,紫眸里泛着潋滟的水光,如同两颗漂亮圆润的晶石。

 

如果是天君的话,一定不会像我一样哭出来的,他们是那么……强大。

 

这个时候他的脑袋里还在想着这档子事。可是没办法,疼,毒效带来的酥麻细密的疼痛蔓延至深处,他大口喘气,却说不出一句话,这疼痛让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

 

他杀的那个人喜欢用刀在他的背上划很多细密渗血的小伤口,等到结了痂,就一点一点把痂抠掉,再滴上滚烫的蜡油,让它们和伤口凝在一起,然后抠下来,黏连下来的血肉让他的伤口更深,然后一次又一次地重复。

 

一次比一次更疼,更痛。

 

从开始细密的微微泛疼到后面磨人的刺痛,每一次都是折磨。

 

“又不像雨露客那么金贵,多玩玩怕什么。”

 

他当时瘦弱贫穷,没有亲人,无力更无助。

 

刘邦觉得那时的恐惧和孤独又从他的脊背带着寒意缠绕上来,他的眼角又涌来一股湿热,他努力转过头想去看看韩信,身旁的韩信从他中箭开始一手抱着他的腰,红着眼另手一枪一枪的戳刺,鼻尖上都是汗水。

 

他突然没那么怕了。

 

回营的时候马背颠簸,他努力抬手揽住韩信的脖颈,凑过去断断续续地说话,嗓音仍旧上挑,彷佛从头到尾都带着股玩世不恭的笑意。

 

“雏…儿,我……心悦你。”

 

然后就是疼得吸气,他忍不住合上眼,任由冷汗不停从额上滑落。

“君主、君主且忍忍。”

 

有温热贴于他的额头,微微摩挲,湿润柔软。

 

是韩信的嘴唇。

 

刘邦醒来后是懵逼的,他以为他要死要死要死,所以他破罐子破摔和韩信表个白,没想到他没死,可是他觉得自己现在也是要死要死要死要死了。

 

张良看着缩在被子里团成团的刘邦,叹了口气让韩信进来看着,那团被子更是一动不动,穿着便服的韩信没了身上的铠甲,拥抱更为柔软,却仍旧有着男性的坚挺宽阔。

 

“信也心悦君主。”

 

那团被子动了动,露出了满脸潮红的刘邦,他凑到韩信身边,小心翼翼地牵起韩信的手,把他的手轻轻展开,让自己的手指转入了每条指缝,缓缓与之十指紧扣。

 

“……你亲亲我呗。”

 

做事干净简结的将军也不扭捏,搂过他侍奉左右多年的君主身子,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从额头慢慢亲起,吻他轻颤的眼睑,吻他通红的鼻尖,再缓缓,覆上他的唇角。

 

顺理成章顺理成章,可喜可贺。

 

等到韩信扒开刘邦衣服的时候,看着后背上那些零碎的伤口时,眼里泛着水汽的刘邦突然感到慌乱和惊恐,他徒劳地拿过衣料盖在后背上,嗫嚅着叫韩信别看,带着一股子的自卑和委屈。

 

韩信轻轻搂过他,吻过他背上每一寸创痕。

 

江山为聘,求得伴之左右,此生不移。

——————————————————————

好的以下是惯例的碎碎念。

=L=卡肉了,趴。

灵感一现的小短打,话说牛仔是骑马还是骑牛啊= =+

最近倒腾着开始学习建模,希望能建个君主的模给大家做MMD用,可是非常痛苦…非常ORZ。

仍旧求评论——❤!

评论(28)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