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孤寡老邦。
这个世界上没有吃右邦的韩信,没有。
暴风雨哭泣。

[信邦]拜占庭与玫瑰

韩信刚到医务室的时候是懵逼的,他这个症状该怎么说,对于他这种长相帅气小受欢迎的男生来说,是挺难以启齿的。

他牙痒。

从牙龈里冒出来的,一点一点,磨人又难受的痒,试想一下,这感觉就像你含着片没洗过的毛桃子含了一上午,饶是像他这种自制力良好的人还是在第三节政治课的时候偷个闲跑到医务室。

刚开门的时候,他看到那个医务室老师正用洗甲水给自己洗着指甲,银框的金属眼镜架在紫发下洁白的耳骨上,听到开门的声音就抬眼望向自己,他的眼是那种眼尾略微上翘而又像狐狸一般修长的眼,鎏紫色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着,透露出打量的意味,让他莫名红了脸,连说话都吞吞吐吐,反倒引着那人发出几分沉闷促狭的笑声。

“我…牙龈里有点泛痒。”

紫发的男人示意他坐在办公桌旁的椅子上,而后去洗手池边洗好手走到他身边,轻轻抬起他的下颚,把他的嘴掰开,泛着凉意和水汽的手指滑进了他的口腔,韩信吓得马尾都要炸开了,就差没有一口咬下去。

那手指划来划去,勾着他的舌头,圆润整齐的指甲让他不禁有些胡思乱想,正紧张着,那手指就碰到了他泛痒的牙龈,稍稍摸了摸就抽了出来,手指滑出的同时韩信抿着嘴,不受控制地在那指尖离开的时候发出了“啵”的一声。

韩信的脸当时就白了。

男人没怎么在意,又去洗了手擦干,然后敲了敲登记板让他写好名字,去药橱里拿了盒药给他,眼里是止不住的笑意,慢慢开腔,却是慵懒沙哑透着柔腻的嗓音。

“就是有点发炎,吃药就好了,小——雏儿——”

尾音上扬的同时还吹了个口哨,韩信当时就想打人,气哼哼地拿起药刷了校卡,出了医务室的门。

他抱着校服外衫匆匆跑回教室的时候还瞅了瞅值班老师的名字,刘邦,哎哟喂刘邦,真难听,配得上你这张好看的脸吗……

好看的脸。

 

那个时候他就觉得刘邦长得好看,和学校的气质一点都不符合,总是透着股惑人的气息,白大褂也穿得松松垮垮,两只手一点也不服帖,要么是插在口袋里摸来摸去,要么就是喜欢捏着钥匙扣上的小玩偶揉啊揉的,洁白修长,混着腻腻的绒毛,他每次路过医务室的窗口都喜欢瞅着大多数在发呆的刘邦干这档子事儿,他觉得很好看。

就是每次在刘邦瞥到他的时候,韩信都会红着脸抱着篮球一溜烟地跑回篮球场。

妈的死给,笑的那么好看还对着他招手,死给。

 

他喜欢看刘邦去做任何事情,因为他先喜欢上他的脸,又亲吻了他的手指,最后在日复一日地学校生活里,在浓浓地林荫道里,去找寻一抹泛紫的白,青年时期的喜欢就是这样,仓皇狼狈泛着涩味,却在一丝一丝绵延悠长的时光里,漫起脉脉的酸甜。

发呆捏着玩偶的刘邦,拿着两个鸡翅,一个自己啃,自己啃的时候又蹲下来喂着凑过来的野猫,和张良在教职工餐厅里吃饭总是把衣服弄脏,却还是喜欢穿着那有点脏却松垮舒适的白大褂,在张良的注视下不情愿地夹起胡萝卜片,皱着眉头嚼咽。

不管怎么样,都很可爱。

 

所以韩信在晚上和人打完球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刘邦进了一家巷口的酒吧的时候,他也不由自主跟了进去,回过神,他已经点了份价格小贵的炸鸡可乐,坐在角落的沙发里,那里侧过脸就能看到吧台处的刘邦。

我是个变态。

意识到这种行为可以称之为尾随偷窥的韩信绝望地喝起可乐,不忘回头偷偷瞅着刘邦。

刘邦涂了层紫色的指甲油,泛着绮丽光泽的指甲时不时划过他指边的杯沿,紫发碎碎地遮住他半边的脸,只露出唇角的几分弧度,穿在身上的黑色毛衣是高领的,修身又舒适,一点一点在褶皱里盘出他偏细的腰。

好看极了。

这样好看的刘邦一手撑着下巴,刚刚抿一口不知名的琥珀色酒液,就已经有人来搭讪了,刘邦转过头,酒水浸润的嘴唇泛着光,没有戴着眼镜的他,一颦一笑都更为动人而柔软,韩信捏紧了拳头,没有喝完可乐,悄悄结了账就起身走人。

他是个象牙塔里的纯情高中生,刘邦和他不一样,他还没长大。

 

刘邦悄悄转了转眼珠,瞅着那处剩下的可乐杯和鸡骨,叹了口气帮韩信结掉了剩下的账,酒吧里的东西怎么可能只是有点小贵,比起外面面向学生的便利快餐点贵多了,他刚刚看到韩信跟着他,也没怎么拦,就是和服务生说着自己帮他结一半账。

傻小孩。

长得挺帅的傻小孩。

刘邦突然有点想摸摸他后面那条随着他动作摇曳的马尾辫,红色的,很长很密,他这么想着,眼前这个人刻意找话题的笑话就又没听进去多少,看着那人叹了口气帮他结掉酒钱,他有点愣,刚想道歉,那个人就起身走了。

他挠着头看着走远的陌生男人,竟然觉得韩信比这个男人还高。

 

韩信再跟来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偷偷看着刘邦,心里酸酸涨涨,刚想试着点杯酒迈出人生的第一步,手机拍照的咔嚓声把他吓了一跳,回头却看到打球的别队男生举着手机对着刘邦,恶质的笑容让他有些不安,凑过去拽着那人领口瞪着,男生只是摆摆手,说我就是看着刘老师也在觉得新鲜,回去就删掉。

他觉得无趣,拎起背包出了酒吧门。

晚上的时候,学校的贴吧却发出了刘邦在酒吧的照片,评论里有调侃有感叹,却也有不少认真的人质疑着刘邦是否能在学校里担当教师一职。

第二天是周一,韩信没看贴吧,揉着发困的脑袋在升旗仪式的班级队伍里打哈欠,眼里的困倦被打哈欠冒出的水汽遮住,反而透着点迷蒙的帅气。

他看到刘邦,正打个激灵,却发现他没有穿着那口袋上别着钢笔的白大褂,身后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站着许多其他青年教师和他闹腾闲聊,只有张良。

他再次看到那个男生恶质的笑容,耳边传来了教导主任严肃古板的声音,是对刘邦的处分,他瞪大眼睛,瞳孔紧缩,不受控制地望向刘邦,刘邦穿着白衬衣,手指干净齐整,他旁若无人地走上升旗台,嘴角的弧度讽刺又张扬,缱绻又深情。

“我从来不曾质疑我身为人师的资格,学生的不适和难受,我都有全心负责和抚慰,而在校外的生活,是我自己时间,不是你们的,你们无权对此作出任何评论,更无权去以此来对我的人格评头论足。“

刘邦扔下话筒,两手插着口袋吹着口哨走远,韩信觉得他没这么潇洒,因为他的声音有些抖,他的肩膀没有垮着,而是向内缩紧,他看着刘邦干净的指尖,想着这么认真的人怎么会没资格留在学校呢,他有每天认真洗好指甲上的指甲油再来学校,他有斟酌着酒量喝酒,他有带好自己的眼镜。

他是个很好很好的医务室老师。

韩信想跑过去抱住一个人孤独走向校门的刘邦,他猛然发现自己比刘邦高,肩膀也比刘邦的宽,他可以把刘邦圈在怀里,亲吻他的发旋和眼角。

可是他没有。

就算把那个男生的打得鼻梁骨受伤,就算在校内贴吧不停解释,刘邦还是走了,有什么用呢?远在国外各自离异的父母没有管他,只是口头道个歉,赔了款,而后这样的韩信还是没人管,单独带着他的爷爷去世了,账户里的高额费用他自己一个人更花不完了。

他高三毕业后去那个酒吧喝了人生的第一杯烈性酒,龙舌兰。

迷迷糊糊中他无言啜泣着,很想很想去抱住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的刘邦,想告诉他自己一直在看着他,自己一直觉得他很有趣,他不时会悄悄跟着他进酒吧,坐在远处看着他,可是那个帖子不是他发的,他怎么会这样做。

可是刘邦不在了,他喝醉了,他在沙发蜷缩着,酒吧里的灯光是深蓝色的,笼罩在他身上,他像坠入深海一般,身边是无言的鲸,发出低频的思念。

青春结束了,仓皇失措的少年的会慢慢消失,他会成长为孤独强大的男人,他会和他处于同一个世界,即使那个人早已散落在浩大的世界一隅。

 

被总部再次派到这个城市的分公司时韩信挺无奈的,他不是不喜欢,就是……心里不是滋味。

再没有人如他一般迷人而可爱,认真而成熟,所遇都是回忆,怎么会高兴,他低头敲着手机,和秘书说着等会儿再去公司视察情况,而后推开酒吧的门,眼里蓦然飘过一片紫,他瞪大眼角,望着那边的调酒师,马甲很紧,挑出他漂亮的腰,底衬的白色衬衫领口处却没有扣好扣子,露出一大片洁白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

他还是那么好看。

韩信忍不住笑开,他现在的脸褪去了少年人的稚气,棱角分明,反而透露出一股子侵略意味,眉目高挑而富含气势,他觉得就算是现在,他也能过去,像别人那样和刘邦搭讪,而再不是高中时青涩的毛头小子。

他没有过去,只是静静看着,彷佛流走的年华一点点回来,填充满他的身体,泛着暖。

他会和他有很多很多未来的时间,他保证。

 

话是这么说,可怂到现在三星期也没过去说一句话的韩信表示他好惆怅,天天看着刘邦到处撩简直就想冲过去把刘邦按着在吧台狠狠啪,让别人都知道这浪玩意儿是他家的。

可是他怂啊。

惆怅地在公司人员战战兢兢的注视下走出公司,到酒吧里准备再看会儿浪玩意搞事情,却看到酒吧里一堆人围着刘邦起哄,一个男人牵着他的手,要和刘邦拼酒,刘邦脸上没了那份从容的笑意,只是皱着眉摇头。

可起哄声越来越大,简直到了骑虎难下的地步,韩信看着,松了松领口的领结,凑过去笑着灌了一瓶龙舌兰,空了的酒瓶扔在男人脚下,他眉目间是漂亮的湛蓝,却冷厉地瞅着那个男人,唇角挑起,吐着酒气悠悠开口。

“来呀,我替他喝。”

那人输了后就走了,韩信本来还撑着,在吧台嚼着花生米,没过一会儿就趴着了,嘟嘟囔囔。

“我确实是……跟着你…的,可是…不是我发的。”

刘邦凑过去听着,他带着笑,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韩信的鼻尖。

“三个星期都不敢搭句话,怎么还是个雏儿。”

 

韩信醒来后一脸懵逼,怀里抱着的是全身光裸的刘邦,锁骨和胸口泛着青青紫紫的痕迹,他挠了挠头,趁机捏着刘邦的腰,然后悄悄抱紧他,忍不住笑得“嘿嘿嘿”的,一脸痴汉样。

 

后来的后来,他带着刘邦去看市里春天的海棠春苑,层层叠叠的花影里刘邦大声说着好看好看,拨开花影想向前走,可是却回头拉住了韩信,十指紧扣,牵他一起向前。

韩信愣了愣,回握住那只温暖的手,跟上去。

一同去看此生未完的风景。

 

拜占庭的将军抱着剑斩断了荆棘,去拥吻那朵孤独的玫瑰,天地间洒下金光,鸟儿婉转高歌去祝福他们,祝福着孤独冰川终于可以融于春水渐行渐远。

 

温柔的故事一个接一个,你还想听哪个呀?

——————————————

你们好我是立志要产很多粮的尧章!

其实这粮里本来有肉,但是我想着分开写当个番外,这样我不就产了两篇粮了吗!我是不是敲聪明!

希望喜欢的各位能给我点评论或者建议=3=,这对于我来说近乎是补魔一般的存在。

评论(45)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