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我的东方很亮

腐有,微带一些傅明遐想在末尾。占tag抱歉orz。

慎入。

随笔小记。游戏感想。

明天就要开学了,琢磨着最后来点产出,但是什么都想不出来,索性作罢,雷雨的分歧2虽然好了,但是还是不想放_(:з」∠)_,等以后吧。

我心中的东方未明。

个人是因为逆风笑的实况解说入坑,拿到游戏的时候最享受的就是打架,点开人物介绍,一遍遍循环着语音,语音。

混沌着玩了很多,我的游戏之路一直很顺利,因为“回合制里我称王,即时制里我下跪”。

当时对人物立绘又深受古剑和仙剑影响,总觉得质感有些古早,但是细玩后回去品味,觉得这种水墨渲染的风格总带着一种香港武侠漫画的感觉,而且越看越觉得有侠味有质感,喜欢得不得了。

侠风对于我来说最大的印象自然是东方未明。

鲜活着的游戏,鲜活着的人物。故事不再如同其他游戏一样,我本向善,我就该是那个小虾米一样的大英雄,我就该红衣佳人白衣友,笑傲江湖,一代大侠。

故事里的东方未明给了我们一个去坏的机会。

而我们终究可以不再去当英雄,可以去自私自利,睚眦必报,报完后颇有逼格。

天下自私,我也自私,我是大侠为天下,我是霸主为故人和自己。

我们可以讨好喜欢的人,将讨厌的人拒之门外,送礼送礼讨好讨好。

我的东方未明,真的只是我们的东方未明。

他哭,他笑,他一举一动,牵扯的不是剧情,而是每一个玩家的心。我们终究不用读故事,故事是我们的故事。

柴米油盐后的平凡中,脱离后去当自己的东方未明。

或许在游戏里,东方未明是逍遥谷的东方未明,东方未明是酒友组的东方未明,是天下的东方未明。

可是那么多故事里,少年一遍遍走过,一遍遍蔓延,送着礼,爱着人,而后人爱他。未免辛苦,未免寂寥。

印象尤深的是一次东方未明在酒馆里,看到杨云和傅剑寒后的感慨。

“傅兄和杨兄这般相处真叫人羡慕,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有这样的好友!”

那一刻感慨万分,我的未明,现在终归还是那个到最后缅怀的只是养父母和大花的未明,他之前的孤独我无从知晓,但之后他一定能有心意相通的知交。

我一直在看着他。

他从开始,只该是我的东方未明。

作为受控,义无反顾地成了东方未明中心受的门下走狗。

白明于我是“春花媚”,邪明于我是“性空山”。

白明的各种联想里,总是一派春光,万千绮丽的好风景,花开正盛,暖风熏人,马蹄踏踏,扬尘后,少年不回头。

邪明的联想,到最后却单单只和雪有关。

欲望为赤焰,燃烧过后寂寥荒芜,最该一场雪落,白茫茫真干净。

终是归于虚无。

我的很多念想里,有想过逍遥大侠的凄凉晚年(……)

在我玩的侠风里,未明总是不断去驿站,那么多纷纷扰扰,从前无从参与,到最后,于我眼中,他终是该有一个插足者的角色。

江湖太大,真朋友可不是一两本东方快弟能够换得的。

逍遥大侠东方未明,极致的大场面过后,一人居住,访客稀少。

东方快弟的苍凉谁懂(……)

等他自己默默煮好一杯梨花酿,坐在屋前的软榻上,苍雪软软地飞卧在地上,一派萧瑟。

他对看这场无声的浩大,执杯回想自己的绮丽年少时,呼气间带出一团团的白雾。红衣剑客从白墙上一跃而下,手执酒壶,面色含笑,晃花了大侠的眼。

“旧友可愿陪我再撞一盅?”

少侠踏雪而归,一路风雪一路归程,笑唱菩萨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故人相诀,后会无期。自此老病死生,概不相知。
十二年前,风前月下,大漠荒野,不过隔世云烟。
十二年后,雪满长安。料知纵隔千里,沧山此夜,亦应雪落天涯。

偶然想到宇文拂衣的这段文字,觉得这最是适合我想象中这个空巢老侠。

繁华之后,可愿陪他沉沦绵绵时光。

我愿意。

当时明月在,当时踏月来。






评论(1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