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孤寡老邦。
这个世界上没有吃右邦的韩信,没有。
暴风雨哭泣。

淌海(1) [ 燕明 ] [ 江明 ]

“情场杀戮,温柔是罪。”

民国上海滩AU,燕明为主,部分江→→→明。

设定是未明二十岁,其他人年龄可以推,江瑜自然是成年了呀,不然怎么污!

可能OOC,轻喷_(:з」∠)_。

 

酒会上老无暇正和天龙帮的玄冥子言语周旋,觥筹交错间两个人眼睛彼此都像是要喷出火来,谷月轩在一旁端着酒杯一一敬酒,荆棘正在一旁慢慢嚼咽着肥厚的鹅肝。

大理石的地面泛着迷离的橙色光泽,酒杯琳琅声和异国歌女的小夜曲混成悠长的曲调在厅中回响,水晶灯折射出的细碎光影打在每一处途经的女郎身上,配着妍丽的晚装抑或旗袍,划过白皙平滑的肌肤,带出几番霏霏之感。

逍遥青帮的三少终于在此刻展露头角,期间人们对于这个三少的传闻众说纷纭,只当又是一个新的后起之秀,商界名流和道上老腕都入了这次酒会,想一览其风姿,不想真正得见其人的时候,倒让看客们大失所望。

台上的少年正是青帮三少东方未明,笔挺优雅的黑色短燕尾与他稚弱的脊背并不相称,青涩的脸庞上透不出半分对场子的游刃有余和世故,活脱脱一个去了眼镜后换上昂贵行头的文青,仍有人不甘心地上前攀谈,却见那东方三少身子瑟缩,一句话憋上好半天,顿时都没了攀附的兴致,不一时纷纷散去,倒是让那小少爷舒坦许多。

 

 

东方未明刚步至一旁的香槟塔,取下酒杯正缩着背想浅酌一口,身后突然响起了青年仿若浸润雨水的嗓音,弄得他猛直起背来,一副惊魂未定的软糯模样,这样子倒像是个眼界清明的学生。

回身过去,青年清俊的面孔撞入眼中,带着分老成和羞涩,金边眼镜下那双眼睛恍如深潭,明明面孔更为稚嫩,身形却出挑得十分修长,贴身的藏蓝西服上别一只钢笔,看起来文质彬彬却初现城府,东方未明语塞半天说不出话,涨红了脸刚想开口,那青年却抢先一步接下话茬,伸出右掌似是要和他握手。

“久闻东方公子盛名,今日有幸得见,江某是江氏布业下江天雄之子,您唤我阿瑜也好。”

“啊……您、您好。”

他抖着手刚想去握住那人手掌,身侧穿着红色鱼尾长裙的招摇女人却不慎撞了他左肩,引得他手掌微抖,带着苦杏仁气味的香槟便洒在了江瑜身上。

说来奇怪,女人扎着颇为俗气的双马尾,却带着番难以名状的风韵,性感中掺了几分爽辣,让人见之难忘。

似乎是错觉,他隐约看到江瑜对这个女人的皱眉中带着分威压。

东方未明的马尾几乎瞬间就要炸开,他赶忙上前掏出胸前口袋的丝绸手帕,急着帮江瑜擦拭干净那残酒,江瑜倒是没什么反应,只微低了头,看着埋首动作的东方未明,眼眸深沉。

东方未明的手刚移至江瑜脸侧便被抓住,指骨间握力甚大,使得他吃痛仰面,带着分不解对上江瑜目光,却被那深潭一样的眼神震慑。

谷月轩闻声赶来,淡定自若地吩咐侍者前去打理,将两人分开,上前与江瑜攀谈后引着东方未明道了歉,东方未明只匆匆对着江瑜点头示意,将手帕留于江瑜手中,转身急急随着谷月轩离去。

不知道为什么,江瑜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

如同猎物被猎人用枪指着,无法逃避,心如乱麻。

 

 

逍遥青帮是个罕见的黑道白道都沾边的帮派,老无暇更是大上海里威名远扬的人物,谷月轩和荆棘,一个是商界新秀,革新的浪潮在这个沉稳的年轻人手中翻云覆雨,奢侈品销售在大上海独占鳌头,一个则是黑道暗手,手段狠厉坚决,却不沾腥,处理得快而果决,雷厉风行中却是细心地免了麻烦,两道得罪皆为少数,都对这个帮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恭维在先,不曾造次。

东方未明作为三少,备受关注的同时压力甚大,少年稚嫩的形象似乎断定了他在外界人眼中只是个软柿子。

 

老无暇是在去大英途中遇到这个孩子的,当时的少年流浪街头,脸庞同其他孩童一样狼狈瘦削,可是在看到东方未明从野狗口下抢着馊面包的一幕时,将其收下。

不是老人家心中慈悲,见惯了浮沉的人,只会在任何时候都是商人。

少年的出手凶狠而流畅,拳拳到肉的同时更无惧野狗的撕咬,挥拳的同时眼神却是清明的,吃着面包时对野狗置之不理,仍是天然甚至呆滞的模样。

不会被外界影响的獠牙,如同白纸一样的獠牙,在那一刻对着老无暇露出了天真的光芒。

天生的黑料却混着象牙白的色泽,这样的人,往往更叫他期待。

老无暇从大英回来,带着一直未曾为人所知的东方三少,上海租界一片哗然。

 

 

 

东方未明的第一个任务是暗地去劫天龙帮的一批私盐。

与此同时他要带一个人。

照片上的青年眼神冷冽,修剪整齐的鬓发有两缕微翘,唇角平直而淡,似是一个对视间就能拢出一手的风雪,东方未明手指划过那两个工整的楷体签名,心里却泛起了愁。

燕,宇。

作为黑道里最为出挑的一个新手,身手矫健而快速,是老无暇十分看重的可塑之才。

更为突出的是他的身份,老无暇调查之下,竟是新城明邦集团董事长的末子,虽是极少联系,但这层身份却不得不叫人介怀,时至今日仍是只有帮里核心的四人知道的秘密。

而燕宇,对这个被保守的秘密毫不知情,仍认为青帮不知道他的身份。

 

第一次出任务,合作的搭档却是这样的人物,不免令东方未明心中有些慌张,但转念却又平静。

都是陌路讨食人,由不得他。

你我皆为棋。 

喧嚣的大上海,从来都是建立在火花上的绝色丽都,飘摇而美丽。

繁华之下,血手风云。

 

-TBC-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