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少女灵通中二谈(1)

眼睁睁看着那人拉开保险栓而后扣动枪口扳机的同时,我的脑袋炸裂般传出剧痛。

 

从开始的时候我就想过,像我这种从开始就神神叨叨活了这么久的中二少女,会有一个虽然说不上惊天动地让国家主席沉默然后说着“这孩子拯救了世界”的结局,好歹也是我面对着血族的王子哀伤的眼神然后丢下一句“不,我们不可能,决斗吧,光明和背阴,总会有着不可磨灭的界限”这样的罗曼蒂克式结局……好的我扯远了。

 

我痛苦地嚎叫然后倒地。

什么都没发生,汗湿的后背一下把热气传致我的全身,颤动抽搐的身体仍然证明了我身体机能目前的正常健康。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细小的提醒,非常纤细,如同低低啜泣的小孩声音。

“枪里没有子弹。”

 

学校的女生卫生间里除了这个头上被丝袜裹得看不清五官的变态小偷,就只有我一个人,我当然知道这声提醒不是来自于围观群众,而是来自于……那把枪。

我自小就有一个金手指,那就是,和人们所认为的日常用品、动物等等一些他们认为不可能与之交谈的种群进行语言的交流,于是,自然而然,我听到了那把枪的提醒,无暇去吐槽一把在枪战游戏里贵到死,游戏人物拿起来也可以无限耍帅的沙漠之鹰为什么会发出这种纤弱的声音,我靠着身体的灵活快速跑出女子卫生间,然后——冲进了……男厕所。

 

我进去的时候刚看到一个男生正提好他的四角内裤,背面的图案是一只哆啦A梦,旁边有两个男生倚着洗手台,低头看着各自的手机屏幕,似乎是在等那只“哆啦A梦”。

我嘴角微微抽搐,而后在那小偷没有闯到男厕里的时候大声呼救,几个男生刚刚因为我的闯入而愣神,其中一个马上反应过来,而后冲上去压制住那个小偷,在看到小偷手里那把并没有装入子弹的沙漠之鹰后,反应极快地一脚狠踢小偷握枪的手腕,在他惨叫的同时狠狠从那个小偷因为疼痛而脱力的手掌中把枪甩到远处。

 

我犹豫了一下,凑过去敲敲把那把枪揣在怀里,赶忙溜到了楼上食堂。

认识的人从背后猛拍我一下,心里一惊,那枪就掉了,我俩低头望着那枪,半天没说话。

 

“梁昕,这……玩意儿……”

“仿真枪,给我弟买的生日礼物。”

“够逼真的哈。”

“废话,六张红色毛主席呢。”

 

后面的唠嗑内容是什么我几乎全忘了,回到和苏蔓一起在校外租的出租屋里后,我从书包里掏出那把枪,暖黄色的灯光下整个枪身都泛着层浅浅的光泽,很好看。

 

低垂着眼,意念集中,开始我那金手指的特异功能——和物体对话。

“谢谢你提醒我,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没关系……”

 

说实话,这把枪的声音用我的室友苏蔓的口头禅来说,就是,好听到哭。

作为一个通常的双休都宅在出租屋的女大学生,上网刷刷微博和帖子,自然而然就拥有了宅女的赠送属性,腐。

而这把枪的声音,恰好就和昨晚听的广播剧里那个说话跟文字哼一样柔的小受音差不多,我在心里默默暗爽下,而后就发起了愁,毕竟是把实打实的真枪,我也不能就这么把它大刺刺地放在我屋里,这是中国,枪支法妥妥哒被执行的中国。

呵呵哒。

 

它似乎能感受到我的为难,那异常柔和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响起。

“你把我送给一个酒吧里的人,凌晨三点的时候,她都会在吧台旁边的灰色沙发上抽烟,酒吧的名字是荆棘dark。”

也只是轻轻犹豫一下,自然而然,我也就轻声答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