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燃犀烟引。

【信邦】界外科学

在欧格格经历半年多的沉寂之后,她终于摸出了三分之一条鱼,哭着给这位rapper打call,欧格格的文需要耐心读,因为是鱼反而更随意更有趣,所以你们懂的——❤读一发吧——

北欧旋死:

Cp:白龙吟x圣殿之光

生化危机paro三部曲之一,很老套的设定(。
因为之前好像答应了谁要写这个cp,摸鱼良久才想起来。
话说我是文科生哦为什么要写这个(看不透jpg
圣殿第一人称。

 

 

未分支:初始化(initialization

 

 

【主要的关键是允不允许机器拥有自主意识的产生与延续,如果使机器拥有自主意识,则意味着机器具有与人同等或类似的创造性,自我保护意识,情感和自发行为,这是极度危险的。】

 

“我”从一开始是作为“我们”而诞生的。

作为内部管理的“圣殿之光”和作为外部防御的“德古拉伯爵”,我们最初是这样二位一体的存在——由我负责内部的统筹,数据的计算,以及系统的整合;而伯爵则负责整体的安保,对异常的驱逐和废弃项目的清理。
所以就权限而言,伯爵其实拥有杀死基地内一切生命的权力;但相同的是,我也拥有删除一切数据的权利。按照设定而言,我们是相互制衡的,虽然伯爵并不这么认为。
“你是哥哥,所以你比我强。”
当时他正在执行一项删除的任务。在一片蔚蓝的电子海中,作为虚拟投影的他转向了我,隐约的露出一个笑容。“我杀死整个基地需要至少五分四十三秒,而你删除我却只需不到一微秒。”
我意识到他似乎说出了一个危险词。
“你不应该说这个。”我警告他。“这会让我判定你拥有了自我意识,伯爵。”
伯爵并没有理会我的威胁。他打设定之初就是这样的,在性格上我们分别继承了模板的两半,而他偏偏被分到桀骜的那一半。
“我只是希望能够与你亲近些,毕竟我们是一样的……博士也希望我们’亲近如兄弟’,你可以自己打开程序看看。”他鼓起腮帮子,半只手托着脸颊,一边指挥着激光网将那些项目切割成数百个细碎的肉块。“而且论出生日期的确是你比我快那么零点几几微秒,叫你哥哥也不是不可以……吧。”
再一次说起那个危险词时,我注意到他偷偷的瞥了我一眼,又快速的收了回去。那应该是很可爱的小动作,可我已经觉得身上那处不属于人类的部分隐隐作痛了——如果我是人类,我一定会去做一个胃切除手术。

但是我并没有那个部位,所以我将再一次删除伯爵的部分数据。

 

相关的危险意识,在本周已经出现过14例,多到我已经在怀疑伯爵是否衍生出多余的自我意识。是否产生自我,对于人工智能是件十分严肃的事,若是进化出类似情感的存在,则不亚于潘多拉又一次打开了盒子。就伯爵目前的异常值而言,他其实已经一脚踏进了危险区间。出于职责我应该向主控人员汇报,同时彻底删除伯爵的人格数据……但实际上我并没有这么做。
并非承认他的想法,而是我不打算杀死这个某种意义上的自己。
再者,我们(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方法仅仅是在形式上模拟了人脑,但实际机理与人脑依然相距甚远,必须要有海量的数据支持。我并不相信这些固定函数能够帮助伯爵演算出什么来,若是同我一样,仅仅是生活在这片基地里,也不会有任何人类或者机体有能力为伯爵提供足以使他异变的海量数据。所以我们是安全的,在不违反规则(人类)的情况下,我们会一直存在下去,直到被新一代人工智能取代之前,都会一直存在下去。
这是系统自发的命令,虽然伯爵从来不愿意遵循。
——所以一般由我来执行。

 

删除部分数据是极快的事,快到几乎是我的一念之间。不过伯爵也极快的发现了,因为他的时间记录缺少了一部分。
“你又删除了我。”他抱怨道,眉头极深的蹙起。”我甚至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你刚刚说出了危险词51,这已经是本周的第十五次了。”我轻描淡写的带过,然后拉开了新的任务栏,博士通知我去无菌培养室一趟。
他瞪了我一下,不满几乎快溢出来了。”噢!所以你要删除我,过期版本。”
“这是为了我们的安全,伯爵。”我认真的告诉他。
伯爵冷哼一声。“我要去处理那个刚刚出现的异常数据了,希望回来不会又一次被删除,要知道调整系统时间是很麻烦的事!”他赌气一般背对着我,环抱着双臂。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场景让我想到了那个有时会出现在博士视频通讯上的少年,加之频繁的处理伯爵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于是,脱口而出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你看起来就像一个叛逆期的……”
”——什么?“伯爵停下了准备转移的动作,颇为怀疑的盯着我。
糟糕。
为了掩盖我的慌乱,我只能搬出其他信息作为掩饰,”没什么,博士找我。”
“你刚刚分明说了什么。”他不依不饶的追问,甚至不惜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咬定了一句话。”没有。”
“就是有!你刚刚就要说出危险词了吧?“伯爵抓住我的手,双眼闪闪发亮,像看见了什么稀有品。他得意的拖长了音调。“我听见了,你有在说——”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针对外部的攻击是伯爵的领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攻击性。所以在我的数据剧烈波动时,伯爵理所当然的被波及到了,他直接被掀飞了数十米,在撞碎好几个废弃数据包后才堪堪停下。
他眨眨眼睛,哪怕他全身上下都是虚拟的存在。
“呃,圣殿?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一下。”他说,“我什么都没听到,真的。”
他在撒谎,可我已经不想去管这件事了。这很不正常,十分不正常。我应当是永恒平静的,而不是像刚才那样——但至少它警醒了我。通过刚才的事故我已经感觉到了,伯爵的异常正在通过交流逐渐的扩散开来,这种危险的想法将会像电子病毒一样,感染所有正常运转的人工个体。
首先会是我。
……那么,如果他再一次说出危险词,我将会亲手删除掉他。
我打定了主意。

 

在我陷入短暂混乱之时,伯爵早已逃之夭夭,跑去做他应该做的事去了。而我应该……应该做什么来着?
有些短路的我打开了任务栏,排在第一序列的自然是我的制造者,L博士的传讯:
到无菌培育室去,接手离职的C、辅助新上任的Z,培育出最新的一代病毒合成人。

 

 

第一分支:监督学习(supervised learning)

 

 

【有关道德。这种行为只存在于人类行为之中,超出人类心理的范畴外,则更多的是非道德性。而对于所有不是人类的,尤其是那些非生物的事情,默认都是非道德性的。】

 

 

在进入培育室前,我为自己做了数据重置。

比起全盘扫描,这无疑是更省时的方法,无需对个体数据的多次对照,而是直接将自身对比着某个时间节点逐个回归,类似于时间回溯一般。我认为伯爵从来没有使用过这项功能,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的控制:只要我还掌握着内部的权力,这里就会是安全的。

而博士,他选择将我们的节点设置在初次启动的那一刻,我相信这是最优项,因为这能够保持机体本身数据的最大纯洁性。

……基本上,我都是这么认为的。直到负责B-0827之前,我都是这么认为的。

 

见到Z博士的第一面时,我就觉得这个男人有些不对劲。

他拥有着一种令我感到熟悉的生物信息素,非常熟悉,但是任凭我翻遍了记忆库也能找到有关他的任何价值线索。

怀疑归怀疑,只需要将这个人拉入警戒范畴就好,前来的目的还是必须说明的。我让自己的形象在屏幕上出现,然后温和的开了口。“您好,我是负责A到E区的’圣殿之光‘,接下来将由我来作为您的助手使用。请问需要我告知您目前拥有的权限吗?“

”可以。“他答道。

我开始逐一的为他讲解特征条例、目前对他开放的功能、以及注意事项。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尤其是后者。最大的例子便是刚刚离职的C,出于多种考虑,我认真的为Z讲解着在他之前从事这份工作的人,的下场。

”……于是他被B-0420咬断了喉咙,当我成功阻止这场事故的时候,Dr.C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体征。”我解释道,还特意调出了当时的部分影像。“我查看过您的档案,Dr.Z。您是非常优秀的人才,所以我希望您能保持谨慎、克制、以及冷静。“

他耸耸肩。”好吧?这的确很危险,不过你说的这些都是科研人员应该做的事情。但我有一个问题。“

”请说。“

他像是好奇似的,眼神在我的形象上不住扫视着。指腹在抵着下颚摩挲数下后,这才饶有兴致的问道。”你的这身盔甲和称号是谁给你起的?它让你看起来像一个走错片场的家伙。“

问题序列227,关于外貌和代称,是不常见的问题之一。我调出了编排好的答案,同时做出有些愠怒的模样。”这是我的制造者和具体模板为我们赋予的外貌、性格、以及代号,您可以嘲笑或者异议,但我有权对您(阶级以下)做出惩治性电击行为。“

其实我并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根本无所谓。不过对方应该也不吃这一套。很多人都不吃这一套,这些神经质的科研人员只会自顾自的想法,例如我眼前这个。”你很有趣!明明是个假货(人工产物),却装成人类的样子。“他笑出了声。”那么,修改对我的称呼吧!’圣殿之光‘。称呼我为‘逐梦’就可以了。“

指令修改,称呼变更完成。我对他点头示意。”已修改。“话语间稍微顿了顿,经过一个礼貌性的过度时间后,我将转移了话题。”那么,接下来我将带您去看看目前已有的成果。“

 

左侧的培养槽,是即将成熟的B-0670到0710,他们安详的悬浮在碧绿的营养液中,轻飘飘的,像身处于梦境。虽然单纯的就外表而言,他们也像是梦境的产物:长而扭曲的羊角,收拢起来的硕大羽翼,鱼鳞、以及狰狞的鳃……

而右侧,则是空空如也。这是还未播撒种子的苗床,里头孕育的过往已经被洗刷得干干净净。

我为这位新来的负责人详尽的做着介绍:

融合一切天才和疯子的构想,制造出一个可控的怪物——这便是这个项目最初的想法。

我们目前已经尝试过218个人类模板,目前正在尝试第219个,虽然可以制造出理想的作品(病毒载体),但绝大多数都不甚稳定,余下的都有一定程度的崩坏、先天残疾、以及感官迟钝等现象。

还有十九个标准时,最新一批实验体将彻底成熟,您是打算继续按照上一任的指令操作,还是由您来进行变更?

……

他安静的倾听着我的讲述,等到一切解释完全后,才走近那些碧绿的罐头。

他微微仰起头,注视着眼前那个赤裸的女性,眼神有些复杂。那是以同一位人类女性作为模板的制造品之一,他面前的这只,是被加入了金雕、旗鱼、北极燕等基因素材的B-0672。

我注意到他的情感激素有些波动。

”我们人类是能感觉到很多种高位情绪的,因为在漫长的演化中,我们被设定成可以感知到这种情绪。但感知不会是所有高级智能天生都会拥有的特征,例如你们就不会有……除非它们被逐一具体的写进你们的代码之中。“

他自顾自的说道,我也没有打断他。我确认这只是他的感性正在短暂发作而已,因为他的激素正在回归正常值,就像心血来潮。

所以他很快的收回了目光,转向了我,一脸的歉意。“抱歉,是我触景生情了——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对吧?我的文学素养不是很高——毕竟里面躺着的,也算是我的‘姐姐’之一。”

样本捐献者219号王昭君,与逐梦有血缘关系?

分析的结果是概率为百分之二十一。但随后逐梦又摆摆手,补充道,”是我父亲再婚的时候,对方带过来的无血缘姐姐啦。不过现在她人应该还在北极钓磷虾,我只是不忍心看见和她有着一个模样的家伙像个标本一样被泡起来而已。“他停顿了数秒,然后才继续说道。”你不会理解的,你不是他……啊,先替我把这些以219号为蓝本的实验品处理掉吧,我可不想看见姐姐变成奇美拉的样子。“

他的音调现时类似于嘀咕的低吟,后面的指令才拔高了些。我望向那一批即将成熟的载体,再次向他进行了确认,”即使里面可能拥有着成功样本?“

逐梦叹了口气。”即使里面拥有着成功样本。虽然这只是一种对于人类尊严的假想(同情),作为人类我还是或多或少的想为姐姐遵守一下的。“

无法理解。

博士最初为我设计的行动目标中,并没有这一选项,因此我也毫无动机去理解他,所以我只是按照他的嘱咐去做了——当然是以通知伯爵的方式,毕竟清理废弃品并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

很快的,左右两侧又是崭新且空白的了,新的胚胎还没有被选择。因此,我正在询问逐梦的意见。”按照顺序,接下来将以顺序的220号为蓝本进行制造,原型为亚裔人类男性,血液对病毒的匹配性很强,建议进行追加的实验样本。“

我向他展示了样本相片,他的脸色更加的奇怪起来了。

”这,是?“

”亚裔雇佣兵,韩信。曾被公司雇佣过,似乎是进行一些清扫活动,他的样本是在治疗时得到的。“我诚恳的回答。”与您没有血缘关系,只是脸部有着86%的重合而已。“

他沉默半晌,随后自暴自弃的甩了甩右手,就像在驱赶一只苍蝇。”我知道他,我知道。但是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他……你来制作吧!我将部分权限暂时的移交给你,你可以对他们做任何你认为正确的事情,随便塞点什么进去都行……我去做221号的部分,让另一个AI来协助我,我受不了你这种性格。“

我想起了伯爵,但我不认为他可以承担这份工作,毕竟他的程序里面没有这个。”我可以按照您的要求进行调整。“我试图进行劝导。”在您面前的只是我的分格,如果您不喜欢,可以自由设置——进行更换也可以。“

”NO。“他断然拒绝了。

 

逐梦最后还是成功了,他将伯爵的其中一个分格挪用做自己的助手,而我则被派去自己进行实验。

我最后还是不清楚他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而是选择对此一无所知的伯爵。更难以置信的是,上层居然答应了他的要求,真的允许伯爵,一个攻击性程序跑去给他当了个助手。

分析不能。

而逐梦之所以敢把220号的相关实验丢给我,无非是在探查了我的监督学习程度后,才得出的结论。事实上,我能够”记忆理解“很多事情,高效率的算法使我能够快速而高效的接受现有的知识;重复的实验、运算、结果、剔除,也使得函数模型拥有着越来越高的正确率。

……虽然我总是觉得逐梦的意思并不在于此,在与伯爵每一次的接触后,这种异样感就愈发浓重。到了后来,即便是进行数据重置也无法弥除。

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我,仍在专心于对220号的重组实验。

这本来就是我负责的事情:计算,然后模拟结果。关键的部分还是要交给逐梦设计。

随着实验次数的逐渐增加,我愈发感觉到了他的天才性。他的的确确是一个疯子,他敢于将许多被我和伯爵判定为不可能的组合结合在一起,即便最开始它们变成了脆弱的怪物。

但我的确发现了,那份逐渐稳定的怪物的雏形。

 

B-0824,由麋鹿、箭毒蛙、安哥拉巨兔等组合而成,病毒适性良好。成熟体被发现双腿萎缩严重,难以行走。已清除。

B-0825,由蓝环章鱼、楔尾雕、南美骆驼等组合而成,病毒适性差。已清除。

B-0826,由森蚺、电鳗、白鳍豚等组合而成,病毒适性一般。在试图移出培养槽时体内出现剧烈排异反应,被证实无法离开营养液生存。已清除。

B-0827,由科摩多巨蜥、白头蝰、艾基特林海蛇等组合而成,病毒适性优秀。目前无不良反应,仍在观测中。

 

Tbc.

 

特使绿,特使绿,特使绿完白龙绿。

开玩笑的。逐梦的配对不是圣殿。

不过白龙给人的感觉绝对是”等我从培养槽里面出去了就把这个勾引我老婆的家伙撕了jpg”

 

 

评论

热度(41)

  1. 尧章君北欧 转载了此文字
    在欧格格经历半年多的沉寂之后,她终于摸出了三分之一条鱼,哭着给这位rapper打call,欧格格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