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燃犀烟引。

如何做一个装逼型读书者

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忍不住笑……

执笔不遂:

……可以,这个真的好好笑


我可以借你U盘拷一下伴奏吗?:



檎遥@気が多い:







以下内容都是我瞎编的。








任何事物都可以引起人的攀比,读书自然也不例外。我在网上见过不少博览群书的姑娘,大家在分享书单时都有点若有若无的优越感(或许只是我小肚鸡肠这么想),连我自己也不例外。每次给人推荐书都优越感十足,恨不得炫耀到天上。——“什么,你不知道《死神的精确度》再版了吗?”“李继宏翻译的《瓦尔登湖》真是绝了,苏福忠就是个乐色。”(我同意这话)








那么,我们该怎么在攀比成风的网上和不死不休的读书交流会里胜出呢?以下是我血拼沙场多年的一点惊讶,分享给各位需要装逼的读书人。








避开那些太过知名的作家和作品。








我们都知道不会有人把小时代列入装逼用书单里(有的话请当我放了个屁),网络上的大部分言情耽美和其他也不应在此列——所以我每次想和人安利阿菩(网络奇幻作家)的《桐宫之囚》和九把刀(台湾作家,编剧)的《猎命师传奇》都会碰一鼻子灰,被嫌弃没有逼格,遂作罢。那么我们就主要把目光放在实体书上。








另一方面,你想装逼就必须,必须,必须绕开那些本身的确牛逼,但是已经给人讲烂了的作家和书。作家特指马尔克斯、太宰治、米兰.昆德拉,书特指《百年孤独》、《人间失格》、《月亮与六便士》和《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我有罪,我傻逼,我看不懂太宰治,我觉得他莫名其妙近乎矫情(请太宰迷妹不要打死我)。另一方面,我还是挺喜欢老马和老昆的——但他们二老真的太烂大街了,我们班有七八个看过《百年孤独》的人,这书在文化圈的普及程度差不多和背包客界的《孤独星球》一样。啊老马,你的笔法如此精妙,你的结构如此帅气,你的风格如此酷炫,我恨不得把《霍爱》里关于男女之爱的经典例句全文背诵——但这能装多少逼呢?现在看个马尔克斯只能说明你看过一点外国文学,充其量也就是个梅花三。








至于太宰毛姆等老先生,唉,晚辈get不到点,愧疚。








你还得选择几个小众作家或名家的冷门作压箱底。








这里的小众有以下几种:一、在国内冷门的作家(举例森见登美彦和让.特磊),二、在世界范围内都挺冷的作家(这个比较难,因为这类作家的书一般没有中译本——如果你是海外党请当我在放屁),三、新人作家(举例海因茨.海勒)、奇葩作家、转型作家。








尼尔.盖曼已经够活了!你得看海因茨.海勒!扯扯那本《本来我们应该跳舞》,扯扯德意志文学的奇妙笔法,要是能扯到大屠杀、纳keke粹就更rio了。








马克.李维的爱情小说看太多了?那快去看弗朗索瓦.齐博(法国著名律师)的《去他的戒律》!里面的句子真是绝了。








还在看马尔克斯?我们都看《七杀简史》了,纽约时报专栏推荐呐!








当然,你既没看过《女童》(图珞洛.哈斯曼著)也没看过《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安东尼.多尔著)也不知道《再见,黑鸟》(my男神伊坂幸太郎著),那就讲讲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家的冷门作吧。








翻开你的《洛丽塔》,在最后的拉页上找找博纳科夫的其他作品;看完《瓦尔登湖》后也去把《康科德与梅里麦克河上的一周》翻翻;别光注意《挪威的森林》,《大萝卜与难挑的鳄梨》更加生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的对手无话可说。








谨慎使用“意识流”这个词。








意识流做错了什么?它啥也没错,错就错在它太常见了,你在名朋写个戏都能自称意识流。王朔有语曰:中文是没有意识流的,我们的表述和思维方式没法形成意识流。








但是我们写不了,可以看了装逼啊(《追忆似水年华》就算了)。








还是老马,虽然他烂大街了,但你干嘛不提提他的老伙计们?讲讲博尔赫斯和他的《巴别图书馆》;提提聂鲁达的诗(很遗憾我没看过);说说科塔萨尔(老马文学偶像)的《跳房子》和《河》(我滴最爱)——要是能说到巨匠井喷的拉美文学爆炸就更好了,那些又长又绕口的人名一出来,你就压过了那些姑娘半个头的气势。








这个时候,她们才会洗牌,说:“过。”








这个时候你手上的不知道哪国文学就可以动了(最好是个必须拿地图才找得到的国家),不过人家打了拉美文化历史牌,你必须得有个偏僻小国的本命作家才行。卡蒙斯(葡萄牙桂冠诗人)有点太火,像什么艾纳尔.茂尔.古德蒙德松(冰岛作家)就不错,或者巴雷特(尼日利亚作家)。








你要讲土著文化,讲穆斯林的逊尼派和什叶派千百年来的纠葛,讲《我在伊朗长大》(一个漫画);或者提提红场上的积雪,白桦林里《喀秋莎》的曲调,北京老莫餐厅里摆着的苏联文学。——快看啊,托尔斯泰同志和他老婆和好了!他们已经不吵了!他也不腰疼了!穆斯林割礼也取消了!世界和平!








中文圈的也不要慌,我们不一定会输。








别说已经火遍全球的《三体》和莫名其妙的《北京折叠》,你上微博随便找找:“外国我不太清楚,不过国内作家我比较喜欢张寒寺(我强烈安利!!!)呢,他的脑洞真是太酷了……”








自然而然把话题接过来,讲讲改革开放阵痛下极速转型的流行文化,九零后与垮掉的一代。








老作家也是装逼利器:“那天闲翻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里头关于那个年代的描写简直棒呆!……”








但要是你不看小说呢?








有个哥们只看军事文学和人物传记,和我逼逼戈尔巴乔夫能逼逼一下午(幸好我有看过传记,不然得疯掉),各类历史人物的生平信手拈来,写议论文简直牛逼到让人晕眩——你能说他不厉害吗?即使他几乎不看小说?








还有个研究宗教的叔叔,我爸哥们儿,目前已经进展到拜火教了,每次我和他碰面都能收获一堆宗教知识,还打算去学习梵文——我能说他不牛逼吗?








于是这场攀比血肉横飞,人人装逼到精疲力竭。直到一个瘦小的姑娘喝完奶茶,轻描淡写打下一句:








“上次去葡萄牙圣地巡礼,结果没看到卡蒙斯真迹不说,连那家特色书店都圣诞歇业了,害得我只好紧急飞回美帝去买平装书,好气。”








于是全场寂静,一众文艺女青年都说不出话了,无人生还。








所以说看书又不是斗地主,装什么逼啊。








灵感源自蔻蔻梁的《旅行又不是斗地主》





评论

热度(482)

  1. 🐬潮生🐳酒见花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奇迹恩典
  2. 玹筠子酒见花梨 转载了此文字
    m
  3. boooom酒见花梨 转载了此文字
  4. 烟雨几度酒见花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