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孤寡老邦。
这个世界上没有吃右邦的韩信,没有。
暴风雨哭泣。

[信邦]再次为了那颗星-上

一个骰子输了一时爽的脑洞。
在咖啡馆写得正开心突然停电,手机电量百分之十八,赶紧发赶紧发,晚点写完。

很多设定都是图一时爽写得方便,比如洗礼寿命生子,不要太在意太较真(。)





刘邦努嘴让韩信坐在木质的小椅子上,看着小龙变成人形时不想收回的尾巴一摇一晃,笑着撩起他红色的头发,一缕一缕顺好,最后扎成高高的马尾。

龙真是天真的种族。

他不由这么想。

几个月前刘邦还是骑士团里最优秀的骑士,盔甲上的银十字熠熠生辉,现在呢,他成了一条小龙的未婚妻,小龙刚刚长到他的腰间,脸蛋还肥嘟嘟的,性格又黏又糯,可是这是他的丈夫。

拉斐尔是一片辽阔富饶的大陆。

精灵、矮人、人鱼、女武神、塞壬。
还有,传说中的龙。

天真又傲慢的种族,强大又习惯于怜悯弱者的种族。

傲慢的龙族里有一个传说,有着黑色云纹的龙蛋所孵化出的龙,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进行二次的生长与转化,封存的灵魂被释放,拥有强大到可以用“绝对”来修饰的力量。

韩信就是这颗蛋里的龙。

这个龙族的小王子从出生起就受到了数不尽的宠爱,所有的龙都期盼着终有一天能够看到那传说中的风姿,可是这苗头在每个百年里一次又一次的洗礼中变了味。

龙族在十五次的洗礼后,人形会渐渐成长为青年人的模样,抽发,生长,成为身形纤长的高贵少年。

可韩信除了头发长了长,其他地方愣是一点没变。

转眼就到第二十次洗礼了,同年的龙开始寻找自己的配偶与搭档,可小王子还仍旧天天缩在自己的房间里读着拗口繁杂的古书,缓慢地生长。

第二十次洗礼后的龙要有所谓的盟约者,酷爱冒险的龙会选择与外族人结契,大多是人类,因为人是聪明的种族,他们完成了羊皮地图的绘制,他们熟悉强大或特殊的外族生物,他们制定了各族通定的货币,这让因傲慢而不通谷外世界的龙很受用,同时人类也依附于龙的强大,但多数的龙会选择族里自己中意的配偶,而韩信到了现在,同龄的龙之中——

对他,完全,没有,意思。
即使,他以后,可能,超乎传说般的强大。

因为他,长得,就像个,八岁小孩儿。

准确来说这种事情韩信一点也不急,他其实挺不爱说话,即使是对自己万般宠爱的龙帝龙母,他只会抱着一本本大部头的书窝在铺满了柔软羊毛毯的房间里,窝在书架凑成的一个四方小角落里,咬着手指阅读一个个文字。

可是,问题也不在看书。

在于,从他识字开始,他看了近百年的书,都是童话书。

软软糯糯,心智如同孩童。

谁也不会愿意选择这样的龙作为自己的配偶,即使他是承载着希望的龙族皇子。

可龙母急得团团转,她打定主意,即使是这样,龙族里找不到配偶,她也要为自己的小龙寻找人类里出类拔萃的结契者,引领小龙走向成长与强大。

这就是两个月前龙母带着韩信来到骑士团的原因。

华丽冗长的队伍走入了教廷,埋头走路的小皇子不小心走岔歪了步子,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身处教廷一处林木繁复的花园。

陌生环境带来的不适和被一个人丢下的恐惧让他团起身子,把头埋着小声抽泣,肩膀不停抖动。

过了一会儿,温暖的怀抱突然降临,他抬起头,看到了一对如雾般朦胧柔和的眼眸。

“不小心在教廷参拜迷路的小家伙?”

紫发的青年亲昵地贴了贴他的脸颊,又单手托着他,把嘴里叼着的半块黄油脆饼拿下来凑到他嘴边。

“别怕,我一会儿带你去找你的父母。”

小龙试探性地咬了咬,被黄油甜腻的香气舒服得忍不住眯起眼,把头靠在骑士的肩铠上轻轻搭着。

阳光刚刚好,礼拜一般在夕阳将落时结束,现在只是温暖悠闲的午后,刘邦并不介意带着这个小孩子多玩一会儿,阳光把喷泉池里的水晒得发暖,他引着小孩用手指在池里划出一个个浅浅的螺旋,又搂起他,给他随意讲着一只人鱼虽然有鱼尾在陆岸不便行动,但还是坚持着和伙伴完成冒险成为合格冒险家的故事。

时间一点点过去,刘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平时不喜欢小孩子的哭闹,骄横,今天这个小孩子乖巧得出奇,又十分可爱,让他也忍不住对他心生爱怜。

刘邦打算去找主教张良商量,让他领着孩子询问过来参拜的普通民众,直到他进了今天异乎安静的教廷内堂,被张良看到他时阴郁的仿佛透露着“我被你这个蠢货祸害得心好累”的眼神惊到抖了三抖。

然后他才知道,怀里的小孩子,是龙族引以为期待的恩赐。

在他战战兢兢把小龙放到地下的时候,小龙啪嗒啪嗒跑到龙母那里,只是红着脸垂头,过了一会儿鼓起腮帮抬头问他的母后。

“如果一个人是我的爱人,他会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龙母愣了愣点点头,韩信红着脸,脸蛋糯糯的,可爱得像个团子,刘邦前脚正带着笑意忍不住望着他可爱的举动,下一刻表情就猛然僵直。

“我想要他成为我的爱人。”

拉斐尔大陆在百年前就流传下可以用魔法将两人的血脉结合从而孕育生命的方法,即使是两个男子,即使是不同的种族,这样的婚姻在现在也没有什么让人好惊讶的地方,龙母转头看向刘邦。

张良神色古怪,转头望着刘邦,原本只是挑选结契者,如今却成了寻找缔结婚约者,甚至是面对一个心智尚且童子稚的异族小龙,刘邦的拒绝应该十分自然也没有人质疑。

可刘邦是个很识大局的人,抑或是一个很识抬举的人。

他的父母早亡,与其说他现在的生活是教廷的恩赐,不如说是他自己凭着早年孤儿生活摸爬滚打来的一套没脸皮拐来的人际维持,他很识大体,也会逢迎,所以身处圣殿骑士团的一路都顺畅得过分。

如果他答应,那么龙族会定时派给教廷龙骑兵来扫除游荡在坎弥城外的幽鬼,对于教廷来说是不小的收获,而对于他来说,逢迎一个小孩子,总比逢迎一群虚伪的骑士团老头来得舒坦。

再者,如果是小孩子一时兴起,长大之后毁约去找龙族的小姑娘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嘛,人家是龙族的小皇子,说什么都可以有人顺着的。

想到这里,刘邦神色更是恢复如常,对着龙母点点头,唇角的笑意更挑了几分。

“那么,请允许我陪伴小皇子。”



评论(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