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章君

孤寡老邦。
这个世界上没有吃右邦的韩信,没有。
暴风雨哭泣。

[信邦]予春风


半818,与其说是网游背景不如说是自己的私设,很流水账。
没。有,抓。虫。






和基友一起看韩信直播刺客信条系列里大革命那一代的单机,见着韩信正给自己换一件红斗篷,也没怎么说话,就和基友神游胡吹了。

“韩信以前好像有过固定队,听说张良和萧何都在那个队里啊,不过那时候是四四队,还剩下一个不知道是谁哎。”

万脸懵逼.jpg

虽然刘邦这几年直播和录播视频不怎么活跃,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已经淡出主流视野,甚至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他和韩信的事。

看着现在韩信身边一大堆的主播友人和时不时的双人联机,感叹之余还很惆怅。

韩信以前只有一个朋友,而这个人让韩信成了会交朋友的人。

可我们把他都忘了。

楼主想了想决定理一理我这个大龄cp粉眼中这对已经被遗忘无几的粉红泡泡。




韩信是高中开始发视频的,刚开始的时候其实大家倒不是在意他玩什么游戏,都是冲着颜去的,你们也知道,韩信长得真的是啧啧啧(。)

捂头痛哭大吼我想嫁给他.jpg

他是慢热型,操作也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和现在的碾压式快准狠让人看得气血沸腾浑身只剩下爽完全不是一个调子,说话不灵巧,但也不至于无趣,开始就让楼主陷下去义无反顾看他视频的原因真的只有脸。

你们不知道那种每天对着右下角疯狂截图赏心悦目的感觉,这里给你们放几张电脑里的存货。

长发低扎斜挽到胸前.jpg
冬天里穿着高领毛衣低头抿咖啡.jpg
刚洗完澡把头发吹得半干然后披下来.jpg

是不是超级嫩???
和现在那个靠点烟撩人的韩信比起来???
是不是感受到了年轻的力量???

突然兴奋.jpg

独行侠韩信转化成后来有了四四固定队逐渐转浪的韩信这段过程。

契机是萧何,真正实施起来的是刘邦。

张良的话各位众所周知嘛,现在很多游戏的最简配置副本攻略或者无伤过明宫副本的人员配置型都是出自他手,不过现在正在加拿大留学,也自己参与了游戏开发,是正宗的理工学霸。

前阵子韩跳跳去加拿大,直播里面那个同行瘫着脸但是声音很好听的米色头发小哥就是他。

萧何不怎么活跃,当时可是一个不氪金但是生生能把自己在游戏里囤货囤成氪金大佬那阵仗的奇人,当时天下争锋的游戏里还有一句很出名的话,“氪金千百万,萧何指头弹”。

酷玩时代现代还有他的专栏,对游戏感兴趣的妹子们可以去看看噢,用词儒雅简单易懂特别适合我们这些无脑狂摁键盘党。

当时张良负责游戏里帮会人员的人员配置和辅导,萧何比较神,你们懂的,他一般也会帮帮会囤货。

这么说吧,很难的,你要用一些游戏里的基本装备达到不拖输出,外观就算是便宜货你也能搭成走秀截图两不误,说明我萧哥时尚眼光很好的:-D。

萧哥那天去护镖,游戏里的护镖其实就是走地图,跟着镖车一路走,一般需要二十来个电脑配置不卡操作也中上的帮众护着,保证镖车中途不被攻击至翻,到达帮里粮仓的时候就能多五分之一车的相同物资。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各帮弄各的,井水不犯河水,但也有敌对帮派互相捣乱的,说起来前任的电竞坦克流大佬项羽就是他们敌对帮的帮主来着。

那天什么都是一番风顺,敌对帮打积分凑物资,自己这里闲闲地运物资,萧哥心里也是美滋滋。

直到韩跳跳端着枪一个人蹦蹦跳跳操作着人物怼开了后面两个帮众然后开始从侧面推车,悄无声息,就他一个人对着车怼。

因为护镖这个行动是要过地图的,跨地图后游戏的队友死亡通知就不会传来,韩信看准了最后两个帮众压地图的线就过去一枪两个,可萧何队里都没人知道有人来找茬,护镖的战争也往往是从队友死了开始怼,所以一切就神不知鬼不觉。

萧哥到车倒了也不知道,有人在怼车。

车倒了,帮众发现了,集体怼韩信,韩信猝。

但车还是倒了。

萧哥不急,就在当前地图问韩信怎么一个人来怼车,韩信就把自己的遮挡物计算和如何一枪两个见血无痕说给萧何。

这个时候邦哥看到车倒了就过来看看,先冲着萧哥发了个挥手帕卖弄风骚的游戏表情,然后看着当前聊天界面里的方框就很闲地问韩信。

具体的话我大概忘了一点,但差不多就是下面这个样子。

双面君主:你怎么这么拼,一个人怼车?
双面君主:啧啧啧你们学学人家。

当时混在帮众里知晓一切事情发展的楼主很委屈(。)

国士无双:我想当帮会骨干,加成多了可以换挑战券打塔,换的坐骑很酷。

(其实当时信哥直播里就说了想换坐骑,因为看着很帅直播很酷,楼主当时就想说酷什么酷,你自己就最酷。)

当时邦哥直接就把自己坐骑的黑豹召唤出来了,在躺尸的信哥旁边转悠来转悠去。

当时信哥死亡待机还有30秒,邦哥就说小的们朕还想和他说话,再让他死一次原地别动。

那天下午的画风就是,信哥起,二十个人哗啦啦上去怼,然后一脸乖巧地看两个人说话。

萧哥当时就直接在频道说:基得我都没眼看了。

双面君主:要不你来我这边,秒骨干,有大锅饭,管饱,还有一个更英俊的我╭(╯^╰)╮。

国士无双:不太好,跟叛徒一样。

双面君主:你看看你回去项羽会不会给你骨干,他呀,抠门死了,顶多多分你点资源,他自己项氏家族这个游戏家族的成员骨干都没全分好,还给你?

双面君主:再说你不觉得你一个人怼车太玄幻了吗,他能信,不会以为你是我们帮卧底?

双面君主:小爷可喜欢聪明的人了,你过来,天天就能看到英俊的我,仓鼠啃瓜子表情包.jpg。

啷当书卷:没错,我们帮最大的米虫。


国士无双:真的?
双面君主:真的。


当时死亡待机又要到头了,我们都磨刀霍霍向韩信,结果哗啦啦上去的时候,他先过去把两个脆皮输出怼到气血不够释放技能,然后回头把最近的奶妈以回复低于输出的速度怼死,大轻功起来后输出了一把枪雨。

当时帮众零零散散走了差不多七八个,十二个人吧,奶妈就两个,死了奶妈没回复,负责远程锁链操控的帮众就是楼主,楼主、楼主…你们懂的orz。

十二个人,一点一点慢悠悠的被那个游戏屏幕上的红发刺客消磨到全灭。

当时大家都愣住了。

游戏屏幕上,那红发刺客落了地,最后释放的技能是一条火状的凤凰,冲上天空,慢慢消隐。

国士无双:好。

那时在游戏地图里的江南桃溪,到处都是潭水和桃花,红红粉粉的一片,水面柔柔亮亮印着桃花,游戏人物站在里面,红色的头发被制作成随风摆动的样子。

真的是,小说一样啊。




一般拉进来后除了高阶身份,帮里的交际都是自生自灭个人造化,可韩信来了之后邦哥就特别喜欢粘着他,狗皮膏药一样,信哥买材料,邦哥骑着黑豹跟在他后面,豹尾巴摇来摇去很可爱,信哥去茶馆兑换铜钱,邦哥就可怜兮兮坐在茶馆门口,信哥出来了就给他投一枚铜钱,解衣推食莫不如此(。)

其实邦哥黏信哥之前信哥就知道他,他以前一个人玩游戏,有一次直播的时候他去打四四队,当时信哥进的队里人嫌弃他装备基础不好,又刚满级没加成,那个时候的队里有邦哥。

双面君主:没事,我血厚,保一个人绰绰有余。
叫我女皇大人:输了你的锅?
双面君主:笑话,难道有比我更骚的坦克╭(╯^╰)╮?

开始打的时候真的是,每次信哥血薄了,那邦哥就传过来,挡来挡去又满场浪着打人头,愣生生没让信哥死一次。

当时直播里信哥就笑得特别开心。
“我从没见过这么骚的坦克。”

邦哥做什么也都喜欢带着韩信。

不管是什么时候,剁剁脚再喊一声韩信,那就真的是千军万马来相见。

语音的时候刘邦特别喜欢说么么哒,那次帮战的时候被韩信挡了一波小人头,他就对着韩信“么么哒”个不停,声音又轻又软,特别欢实,像一种风韵有加的撒娇。

韩信语音里回了句嗯,直播里整个脸都特别红。

其实现在回头看看,邦哥啊,刘邦啊,真的是那种抓不住的人,对谁都是轻柔蜜意,绵绵软软,温存着你哄着你,可哪天他不想哄你不想要你,你何尝不是个被丢掉的娃娃。

他对你不腻歪的好,热情不减地贴过来,何尝又不是因为,你仗着他喜欢你。

后来四四队,就是四人队伍vs四人队伍的游戏统一竞赛,邦哥他们就组了个固定队,一点一点硬生生打到跨服,那个时候邦哥和信哥他们俩就特别开心地一起弄了套刺客和坦克的组合技(。)

具体也不记得多少,就记得一个坦克开大,刺客躲在后面把冷却好的一通大招技能全放的套路,一般是先怼到对方释放不了技能,然后再慢慢嘿嘿嘿。

楼主操着自己刺客的小号和基友试了试,当时可傻可愣狂摁键盘,人家也不可能杵着给你打吧,就走,你要跟着追,又不能离了坦克,还担心坦克盾技能的冷却时间。

惨败。

总之是听着简单,但做起来特别需要头脑和默契。

四四队他们的成绩不错,套路也深,攒了一小波游戏迷妹的人气,韩信也开始正式指挥帮派之间的攻守。

攻守赢了拔下项羽头寨旗子的时候,韩信激动得声音都在抖。

那是我们帮会第一次拔下项羽头寨的旗子,整个帮会都傻了。天下争锋里拔下头寨的旗子,意味着这三个星期你帮会积攒的物资会被系统自动三七分,七分物资全部归于胜者,帮会三分之一的城池也会被随机分配给胜方。

那是帮战之间绝对的胜利。

我们帮会,被拔下了不下十次的头寨旗子,每次都是萧哥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重建,积攒,慢慢卷土重来。

帮会零零散散走了许多人。

可留下了我们。

我记得一次我们差点就能拔得项羽头寨的旗子,可是被对方的钟离昧带着玩家狠狠怼了下去,技不如人的耻辱深深刻在我们心里,邦哥砸键盘的声音特别钝。

只差一点,就能证明自己的坚持没有白费,想要亲手完成,想要自己达成的那种渴望,我现在才懂。

可当时没人注意到。

拔得头筹,获得胜利,是大家的渴望。

项羽输了,他缺少积攒的勇气,缺少重来的魄力。

帮会沸腾了。

每个人都在语音界面的屏幕上敲下韩信那两个字,每个人都无法平静。

韩信声音抖着一遍又一遍喊着刘邦的名字,说着我做到了我做到了,少年人学生党的稚气我当时还记忆犹新,那不是理综成绩更高在邦哥面前卖弄的小得意,是渴望达成的兴奋喟叹。

过了一会儿邦哥才开了语音,那声音有些哑,带着迟疑,却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嗯,你做到了。”


是你做到了。


那之后的韩信,是帮会荣辱与共的焦点,他是主心骨,他是将军,他是我们的骄傲和帮会里抹不去的亮色。

变故在一次城池攻守里,导火索却是早早就埋好了。

那次的攻守有个系统小福利,领着帮众四个地图取得旗子的指挥能够得到“安朔王”这个称号,韩信那次攻防已经打了三个地图的旗子,正慢悠悠地打四地图,邦哥那边却有点守不住,他喊韩信。

却没有那个千军万马来相见的韩信。

可能有点无法理解吧,不就是一次没来吗,而且韩信也确实在忙着打地图刷称号,可邦哥就是生气了。

他嗓子哑着和韩信说你不来,你怎么不来,埋怨的语气充满委屈和质疑,韩信也在解释,说为了称号,说只是一次。

到最后信哥有些不耐烦。

“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你以为我就是要护着你?你自己没有能力反而过来怪我?”

长久的沉默后是邦哥疲惫的声音。

“韩信,你不知道的,这不一样。”

没人带攻守,大家心里都挺慌,那几周发挥都不好,后来邦哥哑着嗓子又去哄了韩信,韩信开始继续带城池攻守,最后,两个人却是再也没有互相搭理过彼此。

可能大家不知道,韩信换过一次微博,那个时候他和邦哥在天下争锋的游戏里比较有名,也有他们俩的cp粉。

韩信那次换微博,删了所有的微博,关注也成了零,当时还有cp粉大惊小怪,一群人难过又不知道说什么。

两个人依旧在帮会里,只是邦哥上线少了很多。

后来天下争锋一停服,开始天下争锋二的推广开发。

帮会的大家聚在游戏里进行最后的狂欢,游戏上的喇叭喊个不停,有最后关头告白的,有最后关头吵架的,有告别的,有相约再见的。

离十二点关服不远了,大家各自散去了自己最喜欢的风景站着,准备等着关服,聚会的地图点一下子空起来。

我去了桃溪。

桃溪的bgm是吹箫人去玉楼空,萧声悠悠荡荡,呜呜咽咽,也有零星的鸟啼声,我骑着自己的小毛驴,给人物换上一身杏色的纱裙,安静地在水流长桥上走来走去,心里一点一点酸涩起来,还真的是玉楼已空。

后来我看到了韩信、萧何、张良三个在桃溪摆成截图的样子,三个人没聊天,看起来是挂机的样子。

你们猜我又看到了啥,邦哥啊,上线了,他在桃溪那边,看着三个人的样子,于是骑上自己的黑豹,瑟瑟缩缩挤进了韩信和张良的中间,跟宠里的小仓鼠,也围着黑豹的大爪子转来转去。

桃溪啊桃溪,又粉又柔,却一点点让我的眼眶模糊,哽咽难言。

强制退出,天下争锋一成了永远的过去式,我们的故事就这么结束。




现在的韩信善于交际,口齿伶俐,操作也是惊人的帅气,我喜欢他,好多人也喜欢他。刘邦的频道里有些自己玩的小游戏录屏,后来他也开始做自己的小游戏,可是半路被透,他的频道里最后一个视频是关于游戏制作的,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这句。

“九十年代的中国国产游戏黄金时代死于盗版横行,可我相信,现在的中国玩家,不会让它再次发生。”

微博零散,更新缓慢。

要说刘邦对韩信没有那种心思,我是一点都不信,最后挨蹭在一起的别急,邦哥的过于敏感,都让我觉得有小心思。

其实楼主发这个帖子不是一时兴起,是故意的。

我今年大二,那时候我才高一,小姑娘什么都玩,今天凌晨出门撸串,看到一家日料店里有人手臂里挽着西装,低头划着手机走出来。

白白的脸,修长的手,凝神而精明动人的眼。

我见过邦哥的样子,我见过。

有一次韩信直播恐怖游戏,邦哥和他一起玩,联机里两个屏幕,一个是韩信家,一个是邦哥房间,他笑眯眯地冲我们展示了自己下午给老妈挖土种花弄坏的小铁铲,引得韩信在一边闷闷地笑,玩到一半吓得脸色发白被破门进来的二哥吓到尖叫。

我记得的,我知道的,我全都记得和知道。

邦哥邦哥邦哥——!

大喊着跑过去,在他讶异的眼神里和他要了合照,说着我好想你啊邦哥,结果被摸着头说好好学习啊。

回过头来夜市里的灯影昏黄,心里又满又难过,忍不住蹲在地上小声哭了一会儿。

独独是这个人,我不想让他的喜欢被忘记呀。

真的是好残酷,好快速的信息时代呀。




我看着他们一起玩、退队、和好、再决裂。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过去,或许以后他们又在一起玩了呢,缘分是这么难以割舍的东西呀。

你们的十年,未必不是我的十年。

如今的你们烟酒作伴,生活富足,漂亮的脸庞上是风尘岁月所凿劈成痕的沟壑,成熟又坚韧,频道里仍旧打打闹闹,视频里偶尔也有高操作,偶尔也有让我咋舌的昂贵游戏纪念版开箱,也有人努力在自己的道路上,也有人平淡充实地生活。

可其实回头看看,我心里仍旧是年少的他们,那年男孩十八,艳阳高照。因为学生的拮据誓死不氪金,咬着牙拼着操作一个一个地取对面竞技队的人头,欢呼着胜利,吐槽班主任中午午休的时候把他们拉起来默写《蜀道难》,明明下午考试,抖着嗓子交代了考场顺便扒了监考老师的底,互相嚎着没复习结果双人合作打完了组合单机闹哄哄关了直播背书包去学校,讨论另一个游戏的剧情直至争论谁才是女主,一起度过了细碎的高中时光。

烟尘气,稚气,脾气,和年轻的勇气。

之前可遇的每一天,与之后可期的每一天,这是我们现在的故事。

姑娘十八,永远十八。
少年十八,永远十八。


这一路走来多少波折,只有内里人才明白,春天冰消秋天果坠,一年一年,从骑在自行车上含着冰棍吊儿郎当,到煞有其事去一家老字号专门点上一碗冰碗的酸梅汤。

韩信微博照片上的冰碗越是玲珑剔透,就越是让我想起他们回不去的那几年。

那几年,那几年。

那几年谁都不愿提起,那几年浑浊裹雾。

可那几年风华正茂,眼眸里都能透着渴望和生长的火星,谁眼前都是抬头便见的春光正好。

便是一番回不去的春风得意,马蹄正疾。










这篇还有和甜版的后续,差不多小一千字,但我觉得停在这里恰到好处吧。如果想看可以告诉我,人多的话我就发,人少的话我就私信。

这篇有点自己的影子,桃溪是真的有,那首bgm也是,b站可以自己搜搜听,而且桃溪真的很美,过去的截图可以翻翻看看噢。

嘛。
继续跪求评论,有什么毁情调的错字和虫以及语病,请告诉我,写到半夜,脑袋有些昏(。)

信邦现pa的脑洞零散主要的几个都写好了,过阵子大概都是发古风了(。)

这么一看自己的碎碎念真是好烦啊…。
希望得到评论TUT。

评论(36)

热度(157)